青羽花見酒大愛らいる

只是個二次元宅w
愛乙女向遊戲w
甘黨廚w泥摳廚w
らいる本命不用說w

[かならい]時間

•かならい
•唱見同人,勿帶三次元

新幹線平穩的行駛在通往東京的道路上。外頭飄了雪,像是春雨一樣,細細的、柔柔的打在窗子上。「吶!らいるくん!我說你頭髮太長了吧!都要看不到眼睛了呢⋯嗯?」奏對身旁的人說,還沒等到他的回應,ㄧ記厚實的暖感就壓在他的肩上。「睡著了呀⋯真是辛苦你了!」奏撥了那人的髮絲。「對不起呢⋯最近沒能好好陪你⋯。」明明今天兩人可以藉著live的名義,好好的到異地玩一下,誰知道奏就接到了上頭的電話。
「師匠⋯。」らいる喃喃道。
「能在夢裡陪你也不錯呢⋯我會好好找時間補償你的。」奏溫柔一笑。

「⋯站到了,請在本站下車的旅客⋯」

僅僅是這麼一小段時間。

「らいるくん⋯。該起床囉。」
要將他從美夢中叫醒,竟也如此令人心疼。

'我會好好⋯補償你的⋯'

[甘黨加濕器]時光機

    ●久違更新
    ●勿帶入三次元
    ●補腦洞

    「嗚哇…好冷…。」褐髮男孩帶著壓低的毛帽,只露出了紅色鏡框的下圍。他將雙手湊到嘴邊,「呼…。」希望藉由呼出的氣能溫暖自己的手些。「歌詞太郎這個大笨蛋…是要讓我等多久啦!」男孩湊到一旁長椅邊坐下。老舊生鏽的螺絲發出了吱吱作響,這個聲音讓他格外煩躁。「嘖…好冷啊。」他再次說著,一邊環視整個空無一人、冷清的公園。「嗯?…」眼前那棵大樹底下,似乎有甚麼東西正發著白光。
    「甚麼?」伸出手指,想要抓住那道光,卻在抓住前,被吸入了那黑暗當中。「咦?!」他驚呼,頓時失去了平衡,不知道要這樣掉到哪裡去。就像愛麗絲一樣,掉到了樹洞裡面。該不會真的有甚麼奇異國度吧?
    「好痛!…幹什麼呢?」他大聲一叫。
    「對…對不起!」抬頭一看,只見幾個小孩撿起了剛才砸中他的棒球,然後轉身就跑。

    「現在的小孩真的是…。」撫了撫自己的頭,他站了起來。「嗯?」一個瘦小的男孩,抱膝蹲在地上,他的身上身上還有多處的擦傷。「沒事吧!」
    「為什麼…要救我呢?…雖然很謝謝你,但是真的不用救我的。」小男孩說著,搖晃的站了起來。憂鬱的雙眼直盯著男孩看,這不該是這個年紀的孩子該有的眼神。

    「你今年幾歲呢?」
    「十歲…。」
    「叫什麼名字呢?我是天月。」天月向小男孩伸出手。
    「我是○○○○。」小男孩動了動嘴唇,而天月聽了之後便笑了。
    「你一定餓了吧,我請你吃餃子好嗎?」天月說道,牽起小男孩的手。他見到他的眼裡透出一點閃爍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知道…我喜歡吃餃子?」小男孩一邊邁出自己小小的步伐,一邊疑惑的問。

    「因為裡面有大蒜呀!」說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天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摀住自己的嘴。「這個年紀的孩子最喜歡吃大蒜了呢!啊哈哈哈哈…」明明就是因為這年紀的小孩好奇心特別旺盛,而自己又總是被套話,還是在露餡之前先找個理由塘塞吧。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…。」小男孩相信了他的話,小小的手緊牽著他的大手。兩個人沿著冬日街道,就像每天一樣。天月掀開店鋪的門簾,和小男孩並肩坐在吧檯的位子。「喂…你為甚麼要對我這麼好呢?」小男孩又提出了問題。
「那是因為…我們是朋友啊!自我介紹之後,就是朋友了。」天月對小男孩溫暖一笑。

    「交朋友,有那麼簡單嗎?…我一直都是一個人,所以不太清楚呢…」

     「剛才那些人是你的朋友嗎?」

「怎麼可能…只不過是突然被叫到旁邊打一頓而已。反正我已經習慣了…今天還是第一次有人出來救我。」小男孩看向天月,「朋友就是這樣嗎?」
    「沒錯喔!朋友呢,就是互相保護,不讓對方消失。」

    「那,我也會保護你的喔!天月さん。」小男孩笑了,眼睛瞇成一條線,嘴角也彎成一個極美的弧度。「我一直以為,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,沒有任何人會注意我。但是現在不一樣了!天月さん是我的朋友對吧!」

    「不只是我,相信你還會有更多更多好朋友的。」天月摸摸小男孩蓬鬆的頭髮。「趕快吃吧!」
    「那我不客氣了!」

    那個小小的身體,究竟承受了多少壓力和難過呢?那個笑容,究竟多久沒有展現出來呢?天月只能心疼,他並不能為這傢伙實質的做些什麼。

 

   “我並不存在於這個時代。”


    所以只能這樣看著,因為做的已經夠多了。

    傍晚的天空開始下起雪,下撒的糖霜撒在如同薑餅屋一般焦黃的屋頂上。「你該回家囉!」天月向小男孩說。
    「今天真的很開心,謝謝你了!…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吧!」

    「…一定會的。」天月停頓一下然後說道。

    「啊!這個…。」小男孩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東西,並要天月伸出手。

    「彈珠?」

    「嗯!這是好朋友的證據!」小男孩又笑了,就像說了是朋友的時候一樣,就像是再次遇見的時候一樣,就像從那之後每天早晨時一樣。

    「謝謝!」
    「掰掰!天月さん。」小男孩向他用力揮手,然後背影消失在夕陽餘暉中。


    「我在未來等你!歌詞太郎さん!」天月向天空大喊。

    在未來,等你。


*☻;:*♥+ゞ*☻;:*♥+ゞ*☻;:*♥+ゞ*☻;:*♥+ゞ*☻;:*♥+ゞ


    「…天月くん?天月くん?」

    「嗚…。歌詞太郎さん?…」天月模糊的視線逐漸清晰,是熟悉的他。「…對不起…讓你久等了。」他向他一笑。

    「咦?天月くん!…我…我讓你等到昏了嗎?真…真是對不起啊!」歌詞太郎手足無措的說。天月則上前緊緊抱住眼前的人。而手中的暖熱依舊清晰。

    「我來了呦。」 


[かならい]同居30題(上)

*Cp:kanarai
*唱見同人,勿帶三次元
*有稍微改題目

一、相擁入眠

らいる躺在諾大的雙人床上,已經半夜兩點了,在床上翻覆也有一陣子了,可是,他睡不著。看著身旁那空蕩蕩的位子發呆,「師匠,還不睡嗎?」外頭燈開著,奏仍挑著燈在與公事奮鬥。「就叫你不要先開生放⋯你看,工作做不完了吧⋯。」

此時門被推開,外頭的燈也熄了。奏的氣息悄悄靠近,「らいるくん,睡了嗎?」らいる轉過身,裝作自己早已入睡。「太好了,已經睡著了啊⋯還好沒吵到你。」身旁的床來了一記厚實的下沈感,奏隨即從後頭環住らいる的腰。「晚安。」奏在他耳邊低聲說道。「我愛你。」



二、一方的撒嬌任性

「吶!師匠⋯昨天在網路上看到一組很棒的麥克風欸⋯我舊的那個該換了⋯吶⋯師匠⋯買給我嘛⋯。」らいる手臂環住剛下班的奏肩上,然後一邊幫他鬆開領帶和扣子。頭還靠在他頸邊。



「不是才剛幫你換音效卡嗎?等改天吧⋯」奏轉頭在らいる的臉頰上親了一下。



「那不一樣啦!⋯我真的好喜歡這組啦⋯它還是限定的,再不買就買不到啦⋯拜託⋯」



「らいるくん,忍耐一下⋯」



「師匠⋯你不喜歡我了嗎?」らいる的雙手環的更緊了。



「在說什麼傻話啊!最喜歡你啦!」



「那買給我!」らいる的聲音帶了點期待。「我也最喜歡師匠了喔!」



「嘖⋯我知道了啦!」奏苦笑著,他總是無法拒絕眼前這小淘氣提出的要求。



三、那件襯衫

「師匠,早安。」らいる揉了揉惺忪睡眼,還打了個哈欠。



「早安⋯欸?」奏正在廚房裡做著早餐,轉過身的他嚇了好大一跳,只差拿在手上的平底鍋沒掉下來。「らいるくん怎麼穿著我的襯衫呢?」



「因為你把我的衣服拿去洗啦!明明沒有弄髒⋯」らいる嘟著嘴,上前抱住奏。細白的手腕從過短的袖子中露出來,因敞開而露出的胸膛靠在奏的背上緩緩起伏著。就連那衣長好像都有些不太夠⋯。



「吶!らいるくん。」奏問著身後的人,聲音帶了點顫抖。「有穿上胖次嗎?」



「嗯?⋯沒穿哦⋯」令人酥麻的氣音直衝腦門,らいる的聲音中還帶了點甜意。奏只覺得全身發燙。他放下平底鍋,關上火爐,然後脫下圍裙。



「らいるくん⋯」奏拉鬆了領帶,「在誘惑我嗎?⋯真是不乖呢!」他嘴角上揚一笑。



四、關於吃醋

「ココさん~來這裡!…嗯嗯…乖狗狗。」奏在沙發上逗玩著愛犬。由於老家家人要出去旅行,因此ココさん便被帶到奏東京的家來。「哇…你好臭喔!我們去洗澡吧!」奏笑著,抱著ココさん走向浴室。



らいる盯著浴室的門。「師匠是大笨蛋…。」他已經被冷落三天了。「明明腿那麼短…明明只是隻狗…。」



「哈哈哈…ココさん不要亂甩…啊!你看看我身上都是泡泡…。」



「連我…都不曾讓師匠這麼笑過…。」他抱膝坐在沙發上,看著奏為了ココさん忙進忙出的。



「啊~好累…終於洗好了…我們家ココさん最可愛了!」奏順摸著ココさん的毛。「啊!忙到晚餐都忘記了…らいるくん我們去吃你最喜歡的那家拉麵吧!」



「和ココさん去就好啦!」らいる小聲的說。



「咦?」



「以後ココさん陪你練琴,ココさん陪你吃晚餐,乾脆連早安吻都讓ココさん給你好了!反正我就是不可愛。」らいる說完正要衝回房間,卻一把被奏拉入懷裡。



「我才沒這麼說呢!是哪個王八蛋讓你這麼覺得?」



「你啊!」



「難道……らいるくん在…吃醋嗎?」奏用著哀怨的聲音說著。



「才不會吃醋呢!」らいる別過頭。



「らいるくん最可愛囉!我最喜歡了!」



「我知道啦!」



「那…一起去吃拉麵吧!」奏伸出了手。



「嗯……。」らいる緊緊握住



五、出浴後的砰然心跳

「洗完澡了…吶!師匠換你囉!」らいる癱坐在奏身旁,微微的熱氣貼在奏的身上,他拿起水一口灌下去。些許從嘴角滲出,混著髮絲上的水,順著頸子留下來。通紅的耳根子和頸子,似乎叫奏伸手去撫摸似乎需要著什麼安慰。



「好熱!」現在才晚上七點,奏卻覺得自己一整個都不好了,熱留在腹部不安的竄動。他突然站了起來。



「師匠?…你還好嗎?…」らいる眼神露出了擔心的神情。



「沒…沒事。我去沖個澡。」說完,奏便走向浴室。

看來,他需要冷靜一下。



六、一方受輕傷(扭傷,劃手指,肌肉酸痛etc.)

「嗚…嗯…師…師匠…溫柔一點,拜託你了…。」



「既然我一出手,你就得乖乖聽我的。」



「嗯…啊!!…師匠…會痛!」



「這是你自找的,現在哭著求饒也來不及了。可惡…這裡好緊…。」



「啊!…不…不行…師匠…那邊不要…嗯啊!」



「要去了喔…!…嗯…らいる真是乖孩子。好了,別哭啦!就跟你說不要壓著我的手臂睡了,你看看落枕了吧!…現在貼上痠痛貼布,沒事了!」



「師匠……。」



七、瀏覽過去的相片

「らいるくん,你在看什麼?」奏走進了房間,看著らいる鬼鬼祟祟的樣子,不禁開口問道。而被叫到名字的小天使,像個做壞事的孩子一般被嚇得不知所措。「嗯?這…不是我的高中畢業照嗎?」



「啊…是…是啊。」



「我還是一樣那麼帥啊…。當時可是有很多女孩子喜歡著我呢……」



「唔嗯…。」らいる應允的聲音中帶了點顫抖。



「有甚麼不對嗎?」



「沒事。…師匠最帥了!…不過…身高完全沒變啊!」らいる說完,大笑了起來。



「喂喂!らいるくん真過分啊!」奏撲到床上,開著玩笑般的搔癢著らいる。「今晚要你好看啊!」



八、刮得乾淨的下巴

「嗯…唔…」今晚,らいる似乎很不安,髮絲胡亂的蹭在奏的頸間。是做了惡夢嗎?還是睡不著呢?



「らいるくん?還好嗎?」



「嘛…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…。」らいる伸手胡亂的摸著奏的臉,「師匠!你偷偷刮了鬍子對不對?」



「嗯?是…是啊…因為今天有重要的會議……」



「我不是說不行嗎!!」らいる聲音略微大聲。「害我現在睡不著了啦……。吶!師匠…唱歌給我聽…」



「唱…唱歌?為甚麼?」



「哄我入睡啊…。」らいる將手掌放在奏的胸前,小聲的嘟噥著。



「唉呦…又不是小孩了。」雖然奏這麼說,還是開了微沙啞的嗓子。「哎呀…居然馬上睡著啦!」



九、一方臥病在床

下午三點,初秋傍晚的陽光射進了房間裡。「らいるくん…」奏的呼喊些許微弱。



「啊!師匠!你醒啦!」聽見戀人呼喚,らいる立刻湊至奏的身邊,將自己前額靠在他額上。「嗯,燒看起來是退了呢!…太好了…師匠會餓嘛?…」確認奏沒事之後,らいる收起了擔心的眼神。



「有點…。」



「你等我一下喔!」說完,らいる便走向廚房。今天早上奏突然發了高燒,為了照顧他,らいる便向學校請假,一整天陪伴在奏的身邊。



「謝謝你,らいるくん。」奏微燙的手拉住らいる。



「不用說謝謝,這是我應該做的啊!」らいる回眸一笑。



十、一場飛來橫禍

「你…是誰?」奏扶著頭,面露痛苦地看著らいる。



「欸?」らいる聽完這句話,懷疑自己是不是也撞到頭產生幻覺。



今天早上和奏一起出門運動時,一顆棒球就這麼飛來撞上奏的頭,他當場昏倒在地上,醒來後就變成這副德性。而らいる是緊張得要哭了出來,現在,奏又說出了這句話,らいる頓時覺得世界黑了一半。



「醫生,他會好嗎?」



「很難說喔!這種突然的大力撞擊,也許等等就會好了,也或許…永遠都想不起來。」



如果,永遠都想不起來了…該怎麼辦呢?



「如果,師匠想不起我了…我還是會陪在他身邊。」豆大般的淚珠從らいる的夾上滑下,一顆接著一顆,永無止息。



「らいるくん…。」嗯?奏?「對不起,玩笑開大了。…我沒事的喔!」



據說,在這之後らいる回家整整一個月不和奏說話或見面。像這種玩笑,下次還是不要再開了吧!



十一、事後菸

吐出的菸慢慢的飄散,然後纏繞在戀人的手指上。奏坐在床緣,溫柔深情的眼神看著沉沉睡著的戀人。



「累壞了吧……。」奏伸出手,撥開戀人前額的髮絲。然後一手捻熄菸蒂。



十二、幫對方吹頭髮

 「らいるくん…怎麼睡在這個地方呢?」晚下班的奏開了家門,就見らいる趴在客廳的桌上,脖子上還圍著一條毛巾。「嗯?…」奏瞥見一旁用保鮮膜封著的飯菜,他揚起了笑容。「謝謝你…。辛苦你了…」輕輕抱起戀人,靠在自己胸口上一陣濕濡。「你這樣子可是會感冒喔。」



「……師匠……歡迎回家…」らいる含糊地說著,然後又沉沉睡去。奏拿起了吹風機,為胸前的那人吹柔軟的髮絲。



「晚安。」





十三、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

「小孩子真可愛啊…。」奏看著電視喃喃道。らいる聽了,停下正要挽住

奏的手。



“師匠真的很喜歡小孩子呢…” らいる這麼想著。奏常常表示出想結婚,想要孩子一類的話,即便他再怎麼想要達成奏的願望也是無解。有時候會想著,如果自己是女孩子就好了。



「吶!師匠…」



「嗯?」



「你想要孩子嗎?…」



聽らいる這麼說,奏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笑道。「當然想要啊!……不過,我現在有你就夠了,過多幸福我不需要。只要你在。」



十四、不曾在乎的小事

「嗯…好渴。」奏打開冰箱,隨手拿了罐咖啡牛奶然後一飲而下。「哇…我們家的咖啡牛奶還真多啊…。」平時都沒有仔細觀察自家冰箱,現在一看,感覺好像家裡的咖啡牛奶總是喝不完似的。



「……這個月買咖啡牛奶的花費好像太高了…。」らいる坐在客廳認真的記帳。「可是師匠的咖啡牛奶還是要買啊……。」



奏知道了家裡關於喝不盡的咖啡牛奶背後的秘密。





十五、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

「らいるくん~らいるくん~」奏戳著らいる的臉頰,他正苦惱著身旁的人為什麼不理他。



「師匠!!夠了喔!」らいる難得的發脾氣。「我明天要期中考,師匠安分一點啦!」



「誰叫你都不理我……。」奏說道。「我知道了啦…不吵你。」他先是安分的躺在沙發上,然後開了半個小時的生放窗。「らいるくん~らいるくん~……啊!好痛!你幹嘛咬我手指!」奏學不乖的繼續戳らいる的臉頰,果然理所當然的被らいる溫柔的處罰。「我可是靠手指吃飯的欸!要是怎麼了,你要負責照顧我一輩子……」



「師匠你再吵,小心我真把你的手指咬斷喔!」



TB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簡而言之就是許多小段子,還有我的腦洞....
這篇寫的也是一波三折...覺得想哭...原本想挑戰一次三十題,最後還是砍半了...後面會不會出來,大概會啦...

然後,這篇文其實是要送給我最親愛的おにいさん...今天剛好是我們認識兩個月呢...真的很謝謝你和我廚一起這對師徒...還有陪我講廢話、發神經...還有很多很多...雖然才兩個月,可是我們能瘋成這樣真的不簡單...從今天起,我們要更愛這兩個天使喔!!

[かならい]Yes,I do.

[かならい]Yes,I do.

●CPかならい

●虐有慎入

●唱見同人,勿代三次元

●OOC可能有

●請大家繼續愛這兩個天使(土下座

 

Ch1裏與表

 

    奏躺在床上望著手機螢幕,強烈的光在黑暗的房間中直直的射進他的眼裡,打出一朵一朵令人眩目的白花。他動著手指,眼皮在意志力的支持下不情願地張開。是該睡了,但他為何要如此拼命,硬撐這細碎如珠的睡眠時刻?按下了發送鍵後,他長長地嘆了口氣。「らいるくん、看一下LINE好嗎?」剛才明明已經在推特上看到他要去睡了,卻忍不住又發了推,或許他真的已熟睡,也或許他像自己一樣翻覆難眠,會在刷推特的時候無意瞥見這則訊息。

 

    這幾天因為工作的緣故,完全沒有和自家戀人好好說到話,甚至是有些忽略了他。沒辦法,為了完成人生大事,他只好不停的工作,不停的加班。說實在,到今天為止奏的身體狀況已經開始變差,導致心情不好又諸事不順,像今天早上把蛋煎的焦黑這種事在近期已經發生好幾次。即便如此,他仍照著自己的規劃走,不管再怎麼累那張清單上的項目也是一天天在減少著。像今天,他找了kain一起去幫忙挑婚戒的樣式,畢竟年輕人的東西他還是不懂的。「就差一步了。」奏喃喃道,放下手機。

 

 

    らいる窩在被窩裡,「今天是和師匠沒說話的第十天…。」手機傳來了推特訊息。「師匠…」他沒有勇氣將LINE已讀,或者說他在害怕奏要說的事。「該不會是要分手吧…。」らいる把頭陷在枕頭裡一個人胡思亂想著。奏是不是厭煩自己的任性?是不是討厭甚麼都不會的自己?…還是他愛上了別人?「啊…。」らいる像是想起了甚麼,開始翻起了之前的推文。

 

    “和奏くん一起吃飯。”

 

    “今天去了奏くん家喔!”

  

    「果…果然嗎?」らいる的心中好像有甚麼碎了,淚水不聽使喚地弄濕被子。「kainくん…。」覺得雙頰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,熱熱辣辣的,醒了。「是我不夠好。…我沒有資格站在你身邊。」らいる厭惡這樣的自己。「不是你們的錯。」就各方面來說,kain的確比自己有才華,和奏認識的時間也比較長。所以說自己能和奏這麼突然的勾天地火愛在一起是奇蹟。「該退出的,是我。」

    

    師匠曾經給過他的愛,好沉重。一切一切對らいる來說都太過閃耀。現在只不過是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交到正確的人手上,所以沒問題的。應該開心才是,為什麼要難過呢?……好吧,今晚就讓自己好好哭一場。

 

    “我想你。”點開了訊息。

 

    究竟,自己還要被蒙在鼓裡多久?

 

    “嗯…我也是喔。很想你。”這是真心。

 

    “明天LIVE加油!雖然不能去,但會為你打氣的。”

 

    那麼師匠,這是真心嗎?如果還是愛著我,請給我更多。如果不是…請不要給我過多的溫柔。

 

    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?

 

Ch2熱與冷

 

   所謂熱戀期,就像是夏日一朵朵綻放的花火,一旦散微細碎的火光之後就會慢慢地消逝,在空中化為塵埃。走入了夏日的尾聲,即便再怎麼刻骨,終究成為回憶。沒有甚麼是永恆的,時間流逝,一切都會改變,更何況是人的情感呢?

 

    「難道我們也將走入尾聲了嗎?」らいる內心感受不到任何恨意,或者說他很謝謝奏為他的付出。就這麼結束吧!雖然有很多沒完成的願望,還有很多想說的話,還有很多想要一起做的事…但為了他的幸福,只要這麼做是對他好的…那麼心裡再怎麼痛也願意。

 

    “らいるくん,明天有空嗎?”

 

    「嗯…。」

 

    已經準備好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所謂平淡期,就是讓彼此的心喘口氣的空間。就算愛的再深,心是會累的。一條橡皮筋,若不適時放鬆是會疲乏的,甚至還會斷裂。畢竟兩人生於不同的家庭,個性不同,生活習慣也不同,除了互相磨合外,還得包容。奏知道這點他總是寵溺著らいる,深怕自己待他不夠好。

 

    這幾天的分開,奏一直在努力著,因為他必須守護這人的幸福。眼前那只有19歲的少年需要他,他要一輩子陪在少年身邊。只是十天,卻已讓奏完全下定決心,他能為少年愛的更多。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くん,明天有空嗎?」

   

    已經準備好了。

 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

 

    九月的青空,帶了點帶了點灰色的雲飄在空中,隨著風慢慢移向彼端。らいる穿著連帽外套,倚在公園的欄杆上。

   

    「らいるくん。」讓他熟悉又心碎的聲音。「怎麼在哭呢?」

 

    「我才沒有……。」奏拭去らいる的淚,然後將他擁入懷中。像過往一樣刺鼻的香水味和菸味充斥在鼻腔中,那管理眼淚的開關就這樣硬生生的被觸動。沒有甚麼能夠阻止他哭泣。「師匠…。」這是最後一次。

 

    「冷靜下來,發生什麼事了?」

 

    「就這樣!…就讓我這樣…好嗎?」“讓我在最後自私一次…”在這種時候還能完全獨佔那唯一深愛過的他,這樣真的很幸福了。

 

    「真拿你沒辦法…。」奏笑著,輕輕撫摸らいる的髮絲,還讓他依偎在自己的肩上。“接下來你就能一直待在我身邊了。”腦海裡規畫著美好的未來藍圖,有著兩人過著簡單的生活,還能領養上幾個孩子讓家裡變得更熱鬧。奏深信著這些能實現,在那不遠的未來。「吶!らいるくん…我能吻你嗎?」

 

    「嗯。」らいる閉上雙眼,等待奏溫柔的雙唇。而奏像是舔舐著糖果般,吸吮著らいる甜甜的唇瓣,然後霸道的奪走他的氣息,一點一滴都不放過。らいる將雙手放在奏的胸前顫抖著,明明就像往常一樣,明明那個人就是他深愛的奏,可是還是害怕,因為就要…和他說再見了。「師匠…我有話要跟你說。」らいる直視著奏的雙眼。

 

    「我也有話要跟你說呢!らいるくん先說吧。」

   

    「不…你先……」らいる話未說完,「不!還是我先說吧!」如果待會兒師匠說了什麼溫柔的話,殘酷的話自己一定會說不出口。

 

    「好啊!らいるくん要說什麼呢?」

 

    らいる深吸一口氣。

 

Ch3虛與實

 

    「師匠,我們分手吧!…對不起…。」

 

    「啊?」

 

    「祝你幸福。」らいる拋下了呆站在原地的奏。

 

    “走得遠遠的…遠遠的…。”想到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,然後一個人痛苦地活下去。らいる攔了計程車。「羽田機場。」但他並不曉得該去哪,站在機場的大廳,他找不到自己的歸屬。來來去去的人們都各有自己的目的地,只有他…失去了奏,就像是失去了全世界。

 

    「鈴~。」

 

    「喂?」

 

    “らいる!大事不好了!奏くん他…他…。總之,你快來醫院!”

 

    「咦?」

 

    徹底的碎了。

 

    奔走在醫院的長廊,“難道又是甚麼玩笑嗎?” らいる很想找一個地方放聲大叫。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!」

 

    「kainくん!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!」

 

    「我才要問你是怎麼一回事呢!為什麼奏くん會跑到路上然後被車撞呢?!他明明今天才…算了,我們先坐下來。」kain拉著らいる的手,坐在醫院的長椅上。「らいる…你…和奏くん說了什麼?」  

 

    「我…說要和他分手。」

 

    「分手?!」kain的聲音迴盪在急診室的走廊。

 

    「因為師匠喜歡的人是你啊!要是再這樣下去…我只會耽誤師匠的幸福而已…所以…。」

 

    「笨蛋!從來沒有好嗎!我只是去幫忙奏くん做一些事而已…他…一直喜歡的人…就是你呀!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!你看這就知道了!」kain從口袋拿出了一張紙。

 

    “求婚計畫♥

     1.存1000万圓

     2.買下那間2LDK的房子

      3.戒指〈找kainくん幫忙挑〉…“

      

    “搞什麼…我這個笨蛋…”

 

    「那師匠…現在怎麼樣了?」

 

    「直接被快車道的車撞上,到現在還昏迷不醒…。事發之前我正好在和他通電話,他說要去找你。…我聽到好大一聲聲響後…奏くん他…他的聲音變得好虛弱…你知道他最後一句話說了甚麼嗎?」kain的眼角泛著淚光。らいる雖然什麼話都沒說,淚水早已不爭氣的洗滿臉。他搖搖頭。「らいるくん就麻煩你了。」

 

    「師匠…對不起…。」不管是希望還是夢想,什麼都沒了。「都是我的錯。」らいる站了起來,直直奔向頂樓。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!!」

 

    他站在頂樓邊緣,然後闔上雙眼,奏的面貌浮現在他腦海中。只要這樣,一躍而下…就能和奏永遠在一起。

 

     刺骨的冷風打在他心上。奏不在了,死亡有甚麼好畏懼的呢?

 

    “不行喔!らいるくん…活下去。”一陣混合香水與菸的味道。

 

    「師匠!」他猛然回頭,奏彷彿就站在他身後,對自己微笑著。「不要走!!」又一陣強風一吹,奏的影子瞬間飛散。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!不好了!」kain推開門。「奏くん他……。」

 

  

     慢慢的…那條起伏快速的線漸漸不再躍動,然後靜止成一條水平線。

 

    「師匠!!!」らいる跌坐在地上。「沒了…甚麼都沒了。」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…奏くん的手裡握著這個…。」那是一枚銀色的戒指。「這是屬於你的,本來應該要由奏くん戴上…。」

 

    “K&R”

 

    らいる拿了過來,戴在自己左手無名指上。大小正好。

 

    「師匠…我已經戴上了…你醒來好不好…看一眼啊!…不要生氣了拜託你…起來罵我一下…罵我的幼稚,罵我的不成熟…師匠…對不起啦…師匠…。不要丟下我一個…我們…回家嘛…。」靠在奏失去溫熱的胸口,多麼希望眼前的一切不是真的。

 

    突然間,手機響起了簡訊聲。

 

    裡面只有兩個字,“Marry me”

 

    「Yes,I do.」


廚廚的我⋯我真的好愛小天使啦!同好求勾搭!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[かならい]仲夏,花火,與你的誓約

●かならい

●勿帶三次元

●不喜歡CP請忽略,謝謝



仲夏,花火,與你的誓約

 

    七月的艷陽漸漸升溫。

 

    杯子裡的冰塊發出『喀啦!』的聲響,從麥茶上慢慢沉下去。

    らいる拿起了杯子放到唇邊,將琥珀色的液體喝下。然後伸出了舌頭,舔舐殘存於粉紅唇瓣上的甜液。

    「訊息?」震動聲傳來。らいる伸出了手,拾起手機。他盯著螢幕,笑了。「師匠…。」

 

“らいるくん,也想要得意洋洋一下嗎?(笑)

晚上七點,在『那裡』等你!♥一起去花火大會吧!“

 

“了解!我很期待喔!♥” らいる放下手機。

 

    已經和他有幾天沒聯絡了。奏總是忙於工作,反而是在LIVE前夕時,らいる才有藉口能去奏家陪他練習。「果然上班族就是不一樣呀…」らいる嘆道,不過又馬上露出充滿甜意的笑容。「但是…時時刻刻都注意著我呢!」會這麼說,都要追溯至幾日前的推文,只不過是嚷著『花火大會好多現充、好洋洋得意』而已,沒想到就引起奏的關愛。明明沒有回覆推文,而且這幾天總是不聞不問的。

    每次都在要怨奏之際回收到他滿滿的愛。「你這抖S…。今晚穿什麼好呢…。」らいる站了起來,打開衣櫃。「難得的花火大會…浴衣怎麼樣呢?…」他拎起浴衣,深綠色的布底和簡單的花紋在他眼前轉啊轉的。「嗚…」他向後一倒,攤躺在床上,然後瞄了牆上時鐘一眼,下午一點。「還那麼久啊…」耳邊又傳來震動聲,這次是誰呢?「kainくん?」

 

“晚上到東京!一起去哪吃個飯吧!”

 

“抱歉,kainくん!…今晚已經有約了。明天吧!” 

 

    按下發送鍵後,將手機丟到一旁。らいる把頭陷在枕頭裡,好想要依偎在他懷裡,嗅著他身上的菸草味。「師匠…師匠…師匠!!」在床上翻滾著,以為能夠就此揮去對於他的渴望,卻越陷越深,奏的幻影也越來越清晰。らいる可是付出一切的在愛著啊!「那麼…師匠…你呢?」

 

    「如果,能每天都在一起就好了…。」自從和奏交往後每天都是,らいる恨不得能二十四小時和奏賴在一起。他不再是那個只滿足於被稱讚獎勵的小貓咪了。「我可是師匠的戀人啊!」一旦身分改變,不自覺地就會想要更多,らいる和所有的有情人都是一樣的。「師匠這個笨蛋,除了工作和生放…還有時間心力是留給我的嗎?…等一下一定要…好好的…罵他。」果然嚴厲的字眼是說不出來的,想到他溫柔的眼神就…。「怎麼可能生氣地起來呢?…」らいる的心很亂,靜不下來。看著天色漸暗,或許到外頭走走能夠得到些什麼。

    他換上了深綠色的浴衣,細白的肌膚從袖口和領口中露出來。僅僅是吹著傍晚的涼風,散步在東京某區的街道上,人來人往的行人中就不時有些曖昧的眼光投射來。らいる毫不在意,即便有些女孩子上前搭話,他也絲毫沒有任何心動的感覺。

 

    「初次見面,我是奏。請多指教!」想起了初次相遇的那天,光是奏的一句話就讓他心跳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「らいるくん,這邊不對喔!」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くん,做得很好!」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くん,要再試一次嗎?」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くん……。」

    

    種種的耳語從腦袋的深處慢慢浮現出來。

 

    「らいるくん,喜歡…。」

 

    「我也是喔……。」淚珠在眼眶中打轉,「好喜歡…最喜歡了…師匠…。」即便沒有一直在一起,左邊胸口的那個空洞早就被奏填得滿滿的。孤單什麼的…怎麼會呢!任性的小要求就藏在心中不起眼的小角落吧!「只要師匠一直看著我就夠了…。只要師匠願意摸著我的頭,溫柔的對我笑著就行了……。」らいる在長椅上哭著,沒有人聽見,也沒有人看見。這裡,可是兩人的祕密基地。「嗯……。」有人從背後遮住了他的眼。襯衫袖子上淡淡的菸草味…好熟悉…。

 

    「對不起,來晚了。」低聲的呢喃,也好熟悉。「欸!在哭嗎?怎麼了?生氣了嗎?」奏將胸前的人緊緊擁住。

    「才…才沒有!而且我才沒有生氣呢!…我只是覺得…能喜歡上師匠…真的太好了…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是喔!最喜歡らいるくん了!…唔!」奏的話未畢,らいる柔軟的唇瓣便堵住了他的嘴。此時遠處一朵朵的花火在空中散開,最後火花潑散,變成無垠夜空中的點點繁星。「哎呀!…原來我的小天使是小惡魔嗎?怎麼先發制人呢?」

    「吵…吵死了!」

    「怎麼學起kainくん了?…真不乖呢…らいるくん…。」奏摸著他的頭。

    「不是kainくん的問題。都是師匠的錯…」らいる的聲音越來越小。

    「你一定要欺負大叔嗎?說大聲一點!」

    「我說,最喜歡師匠了!」らいる抱住身後的奏。

    「是,是,我知道了。你這句話我都聽了都要耳朵長繭了。…吶!らいる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らいる仰頭,奏隨即低頭送上一吻。「約好囉,會一直在一起的。所以,不要害怕。」奏把手搭在らいる的手背上,然後自然的將十指扣在一起。「一起走走吧!難得らいるくん穿了浴衣,想要炫耀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咦?…可是…。」

    「我們是戀人。這樣,沒問題的。」奏回頭笑了。

 

    雖然年齡比自己大了六歲,而且身高還比自己矮,不過…卻比任何人都要體貼溫柔。らいる跟上腳步。

 

    遠方的花火又綻了幾朵。夏日,還很漫長。


[甘黨加濕器]身高

●甘黨加濕器

 一點安庫橋

●勿代三次元喔


身高

    「COF的各位!時間差不多囉!」攝影助理打開車門,對車內的常規五人叫道。今天又是拍攝雜誌的日子,隨著七月的到來,氣溫更是直線上升。

    「這時候出外景工作真的要命啊!」コニー皺著眉頭,拿出手帕不斷擦汗。才剛下車沒多久,他的背後已濕成一片。

    「コニーちゃん振作!晚上再一起去吃千里眼吧!」天月拍了拍コニー的肩。

    「好~コニーちゃん了解了!」

 

    這次來到了生態公園,縱然有水池、有樹蔭,但太陽毒辣的將一切防護歸於零。攝影師要求五人站成一列,「可以按照身高排的有層次感嗎?」層次感?五人互相看著彼此,還沒看完攝影師就像是玩著撲克牌似的排出自己心中的樣子。這時候由鏡頭左邊開始分別是:天月、あんく、はしやん、コニー、伊東歌詞太郎。

    「果然はしやん是中間的呢!雖然不是Leader,可是站在這就是很有成就感吧!」あんく不懷好意的笑了身旁的人。

    「喂!你是在諷刺我嗎?肌肉笨蛋!」はしやん不甘示弱地喊回去。「你這傢伙也沒高到哪裡去啊!」

    「不過。」あんく沒有回嘴,緩緩地開口道。「這樣的排列方式還是有好處喔!不管怎麼排,我,都會在你左右。」說完,朝はしやん眨了溫柔中帶了點玩笑的單眼皮左眼,然後戴上了面具。「其實,我並不在意自己的身高。像這樣,還蠻不錯的。」

    「什…什麼嘛!油嘴滑舌的!說這種話不害羞嗎!」はしやん雖然嘴上抱怨,還對あんく吐舌頭,但仍止不住自己臉上帶著羞怯的笑。兩人總是在最接近彼此的地方,感受著對方的氣息。

 

    “好閃…。”這一切天月都看的一清二楚,內心除了羨慕還是羨慕。他也好想在工作的片段中和自家戀人說些甜蜜的玩笑,但176公分的身高卻讓他不得不失去某些機會。就連要從這端看向彼端的他,也只能看見他半顆頭與コニー的龐大身軀。

    「天月くん?怎麼了嗎?臉色不太對勁呢!」攝影師說。「是不是天氣太熱不舒服?」

    「嗚!很抱歉!我沒事,請繼續!」天月僵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あまちゃん一定是餓了。」コニー自認為很有道理的說著,還一邊點頭。

    「啊哈哈…是…是啊!好餓呢!大家加油吧!等等我請客。」如果只是肚子餓就好解決了,但內心的渴望卻不是如此容易滿足。“只不過是想待在他的身邊而已啊!”天月找不到能安慰自己的原因,他只好咬著牙,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。面對工作,不能夠任性。他這麼告訴自己。

 

    「今天辛苦大家了!」

    工作終於結束,五人結伴離開。

    「天月くん呢?沒跟上來嗎?他可是要付錢的人呢!」あんく、はしやん、コニー三人開著玩笑。

    「我去看看。是不是迷路了呢?」這伊東木頭太郎連自家戀人有沒有跟上都沒察覺。

    「歌詞さん才是要小心別迷路。」三人望著他的背影,有些擔心。卻很樂觀地想著,反正等一下天月一定會牽著歌詞太郎走出來。於是同時嘆了口氣,然後開始討論等一下要怎麼壓榨天月這大紅人的荷包。

    歌詞太郎返回大樓。「天月くん?…嗚啊!…」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一股力量拉到牆角。

    「歌詞太郎さん…。」天月緊緊擁住眼前的人,用自己因多次染燙而受損的髮絲蹭著那人的頸間。

    「怎麼了?突然撒嬌?」

    「我想要一直待在歌詞太郎さん的身邊…可以嗎?」天月在歌詞太郎耳邊低聲說著。

    「天月くん在說什麼呢?我一直都在喔!」

    「想要…每分每秒。即便是站在離你一公尺遠的距離,我都好難過。」

    「有些時候,我們的距離看起來很遠。但是我的心呢…永遠在這裡。」歌詞太郎將指尖點在天月的心上。

    「討厭自己長那麼高…在想和你一起留下回憶的時候…變成阻礙。」天月說著,委屈的要哭出來。

    「你這傻瓜…就說了我一直都在你心裡啦!還有,何必怪罪自己的身高呢?像這樣,你累的時候能夠靠在我肩上,而我能永遠當你的依靠。這樣不是很好嗎?」歌詞太郎輕笑一聲。「我可是最喜歡這樣的天月くん了!」

    「知…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「天月くん最聽話了!…今晚,給你些獎勵吧!」果然是如狐狸般的男人。

    「咦?歌…歌詞太郎さん!什…什麼獎勵啦!」天月邊說,臉頰跟著脹紅

    「快點走了!大家在等你囉天月くん!」歌詞太郎裝作沒聽到。但獎勵是甚麼,恐怕天月心裡早就有數了。「千里眼~千里眼~」歌詞太郎愉快地哼著歌,左手與天月的右手,十指緊扣著。

    「啊!歌詞太郎さん走錯了!大門在這邊啦!」


[甘黨加濕器]襯衫

●久違的甘黨文

●甘黨加濕器

●清新再清新

●難得沒有OOC

●勿代三次元啊!


襯衫

    「嗚啊!」

    「歌詞さん?」天月停下夾著拉麵的手抬起了頭,眼鏡上的霧氣未散去。

    「這件是新買的襯衫呢……。」淡藍色的新衣上沾了點點的醬油污漬,歌詞太郎一臉難過的盯著自己的衣服,然後陷入了自我厭惡模式。

    「沾到污漬的衣服要是久了就不好洗了。」天月一臉正經,擺出了賢妻的樣子說著。「那麼…我們趕快吃完麵離開吧。」

    因為そらる和まふまふ的推薦,天月和歌詞太郎隔天立刻來嘗試了千里眼的新菜單。沒想到就這樣發生了慘案。

    「媽媽說,衣服滴到了醬油可以用醋洗乾淨喔!不過歌詞さん平時不會下廚,應該不會有那種東西…不如…來我家吧!」天月提議,不過身旁的人並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點頭,他便當作是默認了。和往常一樣的歸路似乎少了些什麼。

 

    少了歌詞太郎的聒噪,這條平時恨不得能夠更長一點的路,竟變得如此漫長。天月第一次希望能快點到家,縱然家裡有父母,或是突然回家的兄姊,但沒有活力的歌詞太郎讓他不知所措,內心更是不安。即便想找話題聊天,都像是在唱獨角戲。

    「我回來了。」天月打開家門,裏頭是一片黑。

    「汪!」RUA從客廳深處衝了出來,撲在歌詞太郎身上,還不斷舔著沾著醬油漬的襯衫。

    「RUA!不行!歌詞さん現在沒心情和你玩啦!」天月抓起RUA。「歌詞さん。先把衣服脫下來,暫時換上我的衣服吧!」

    歌詞太郎細長的手指慢慢地解開扣子,輕輕地讓衣服從身上滑下來。「麻煩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交給我。」天月笑著,要歌詞太郎先去客廳坐,自己則是走進了洗衣間。不一會兒污漬便消失了,望著自己的傑作,他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「這樣歌詞さん就不會難過了……」天月這麼想著走到了客廳。腳步異常的緩慢,好像是有人調慢了時間,多麼不想看見歌詞太郎令人心疼的神情。

    「沒問題吧?」歌詞太郎問。

    「歌詞さん不用擔心,和全新的一樣喔!現在讓洗衣機沖掉醋的味道,然後烘乾就行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可是緊張死了…。」歌詞太郎展開笑顏,天月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「那件衣服是上次去買的嗎?」

    「是啊!」

    「又是襯衫呀!這麼說來…歌詞さん總是穿著襯衫呢!看你現在穿T-shirt還真不習慣。」

    「我自己也這麼覺得。」歌詞太郎拉了拉穿在身上印有正宗圖案的衣服。

    「歌詞さん很喜歡襯衫呢…是為甚麼呢?」天月抱膝窩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「別的衣服我也會穿,只是襯衫嘛…該怎麼說…有種…不受拘束的限制感。」

    「這不是矛盾嗎?」

    「就是有種矛盾感。我不喜歡將自己一切展現出來,所以總是在人群面前戴著面具。對於身體也是一樣的,雖說襯衫穿起來輕鬆自在,但是嚴格來講,限制住了自己的行動的同時,也能夠保護自己。我是這麼想的。」歌詞太郎看著不說話的天月專心望著自己的樣子。「啊!抱歉…說了奇怪的話。天月くん無法理解吧…」 

    「我懂喔!」天月說著。「歌詞さん不要想太多了。」他站了起來,「衣服應該快好了,我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“因為歌詞さん不想要再次讓自己受傷。”天月深深知曉。他拿出了淡藍色的襯衫,細心的燙過以後交至歌詞太郎手上。

 

     「謝謝,天月くん。」歌詞太郎立刻換上衣服。「上面…有天月くん的味道呢!」他這樣說,眼前那人脹紅了耳根。

    「甚…甚麼傻話呢!是洗衣精啦!洗衣精!」見天月的樣子,他大笑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又變回原來的歌詞さん了!”天月這麼想,然後又開口道。「好了!明天還要工作,歌詞さん早點回家休息。晚安!」他推著歌詞太郎出門,「嗚…。」然後蹲下將背靠在門上,並緊抱著胸前那件還殘留些許餘溫的衣服。「已經,都是你的味道了…。」


==============

這篇是參加了臉書活動寫的文...

總之清新到極致www

然後我終於回來了www

接下來會以原創、小排球為主,唱見為輔

還請大家多多指教QWQ